adminadmin

国内首家摄影博物馆面临被强拆!

分类:杯具诞生|浏览:3526|录入:admin|时间:2010-09-24 09:00 Friday|评论:0

中国首家摄影博物馆:北京三影堂艺术中心,因其属私人投资的公益机构,日前面临拆迁的命运。正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举行个展的摄影家、北京三影堂艺术中心创始人荣荣透露这一消息。荣荣说,三影堂签订的租赁合同是20年,北京朝阳区目前推动的城乡一体化,或将使这一份协议成为一纸空文,目前艺术家正在组织一轮大规模的签名活动,但事态未见好转,三影堂的处境颇为不妙。

    草场地是公共空间、建筑价值大
   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于2007年6月进驻草场地艺术区,园区规划和景观建筑由艾未未设计完成。在成立至今的三年多时间里,三影堂曾策划推出了艾未未、刘香成等多个个展。在今年发起的“草场地摄影季”,将享誉世界的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引入中国,更是备受外界关注。

    不过,这座中国摄影界的明星机构却前途不明。荣荣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“草场地摄影季”的相关活动还在进行,但他们却意外地接到草场地所属的崔各庄乡政府的拆迁通告,通告称,包括草场地在内的14个村被列入土地储备范围,并将逐步开展拆迁工作。

    “目前我们正在试图说服当地政府,希望让他们了解这一片艺术区域的价值,挽救草场地。”荣荣说,包括三影堂在内的 30多家画廊、机构的处境都非常危险,尽管多方参与到了协商中,但至今还没有确切的答案。

    “草场地的问题和之前成为拆迁焦点的正阳艺术区,还有一些不一样,正阳艺术区大多是艺术家工作室,草场地则是公共空间,对外开放,并且建筑本身的价值更大。”荣荣认为,草场地艺术区如果在这一轮拆迁政策下消失,确实太可惜。

    截至目前为止,草场地艺术家的签名活动正在进行中,荣荣与映里、著名艺术家黄锐以及多家画廊的负责人都参与了签名,法国阿尔勒摄影节总监弗朗索瓦·赫伯尔也出现了签名名单中。

    如果拆迁,将是中国摄影的重创
   “中国摄影没有一个家,四处飘零。”荣荣在谈到这次拆迁时说,尽管中国拥有非常多的摄影发烧友和高级相机,但是,对摄影的认识却很很粗浅,这和摄影史的缺失和看不到原作有关系,“三影堂的创立,就是希望能够以一个民间机构的力量,来推动中国摄影的展览和研究”。

    如果拆迁成为事实,将对中国摄影是一次重创。”一位摄影家表示,三影堂如果在这轮拆迁中消失将非常可惜。

    “我们当时创办三影堂,就是发觉国内缺乏一个像样的摄影机构,摄影家协会实际上在活跃的摄影创作系统之外的,我们没有地方看到更多的摄影图书,摄影展览也是乏善可陈。”荣荣说,中国的摄影师的处境非常尴尬和悲哀,他们无法看到更多的摄影原作,甚至也没有几个机构能够收藏、展示和研究摄影。

    荣荣认为,中国摄影的土壤非常贫瘠,很多摄影师到了一定程度,就很难往上发展,只能闭门造车,最终导致中国摄影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停滞不前。“王璜生建立摄影博物馆的提议,非常及时和重要,”荣荣说,“当你在欧洲的博物馆,从达盖尔到玻璃底片一直看到当代摄影,你能够很清楚地知道摄影是怎样走到今天的。接触到大量的原作,你会对摄影形成清晰的判断力。对于一个拥有相机的大国,建立十个摄影博物馆都不算多,如果广东能够及早起步,值得期待。” 来源:ad110

上一篇:教你怎么应对骗稿的客户 下一篇:当代艺术已沦为一串串市场诡计

标签:艺术摄影
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
引用地址: http://www.94cy.com/article-77.html